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监管重拳!禁止银行与第三方网络平台合作揽存 已开展的立即终止

原标题:监管重拳出击!禁止银行与第三方网络平台合作揽存,已开展的立即终止!中小银行压力山大?

互联网存款产品从支付宝、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美团金融、度小满等“下架”之后,或再遭一击。

当前正处年末揽储季,地方监管部门出手规范市场揽存行为。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一份华东地区某银保监局于12月24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辖内存款市场若干问题的通知》提出“治理结构性存款乱象;治理各类‘创新’存款乱象,规范定价计息;治理‘以贷转存、以票引存’乱象,严防资金空转;治理存款组织乱象”四大监管要求。

对于近期备受关注的互联网存款产品,该局在上述《通知》中明确要求,“辖内各类型银行机构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或与其他第三方中介合作的方式吸收存款,已经开展合作的,即日起下架相关存款产品,终止合作。”

银行发行互联网存款产品也被叫停

备战年终考核,年底往往是银行揽储冲刺季。但12月份以来,互联网高息存款、靠档计息等创新存款业务因风险隐患引起银行,尤其是主管监管部门屡屡发声,而一些地方监管部门或已在规范辖内存款市场上有所动作。

上述《通知》称,该银保监局在日常监管中发现,今年下半年以来,非理性揽存现象抬头,干扰区域存款市场秩序,推高负债端成本,加剧银行自身负债结构的脆弱性和流动性管理压力,影响货币政策传导有效性。

《通知》称,为规范辖内存款市场秩序,引导银行业稳健经营、服务实体,特针对当前突出的四类存款乱象,监管部门提出“治理结构性存款乱象,回归业务本质”、“治理各类‘创新’存款乱象,规范定价计息”、“治理‘以贷转存、以票引存’乱象,严防资金空转”以及“治理存款组织乱象,净化营销环境”四点监管要求。

对于近期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互联网产品理财产品,在上述“治理存款组织乱象”中,该《通知》第一条就要求:“进一步规范存款吸收行为,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或与其他第三方中介合作的方式吸收存款,已经开展合作的,即日起下架相关存款产品,终止合作。”

其余几条要求分别为:

二是严禁与票据中介开展合作或授意默许企业与票据中介合作,助长存款或理财产品质押循环开票开证等业务非常规增长,加强监测跟踪,对于疑似与中介合作的客户,准入上从严把关。

三是加大员工行为排查力度,严查员工与外部中介内外勾结有组织揽存行为,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坚决移送。

四是严格遵循存款偏离度管理相关监管要求,重申不得设置存款时点考核指标,杜绝存款“冲时点”。

不得“存款拼团”等变相突破大额存单起购门槛

除此之外,该《通知》要求”治理结构性存款乱象,回归业务本质。”

该通知称,要严格落实《关于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有关结构性存款发行资质、产品设计、风险管理,销售管理、信惠披、会计核算、资本计量等方面的监管规定,如严禁发行“假结构性存款伪结构性存款”、不得设定保底收益率等;银行各分支机构严禁销售不合规“结构性存款”。同时,还要求加快压降结清过渡期结束前发行的不规范结构性存款产品。

对于此前为市场关注的“拼多多”的揽储行为,该《通知》明确要求,不得通过“存款拼团”等方式变相突破大额存单起购门槛。

该《通知》称,要切实遵守该省市场利率定价自律,规范定价行为,不发行定价突破或者变相突破存款利率自律机制限制的产品。

对于各类“创新”存款,该《通知》要求规范乱象、规范定价计息。该《通知》要求严格执行存款利率和计结息管理有关规定,依法依规计付存款利息,不得对未约定期限的保证金存款,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随存随取)部分靠档计息或仍按原定期期限计息,不得通过缩短利息支付周期、发放加息券、现金奖励等方式变相提高存款产品利率。

该《通知》提出,要加快推进各类不规范“创新”存款产品的整改工作,相关产品暂停发售,宣传展示同步清理下架,存量业务稳妥有序退出。

同时,该《通知》提醒,要高度警惕“以贷转存、以票引存”老问题在当前环境下出现新变种。

揽储工具受限,中小银行“压力山大”?

从资金面看,今年岁末存款市场偏暖。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认为,今年11月存款同比增速为10.7%,增速回落,但仍保持年内较高水平;不同于过往两年零售强企业弱的情形,今年企业存款、零售存款均有较好表现,前11个月较为突出的表现,也意味着年底无需再做冲刺。

但当前靠档计息、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往年市场上的揽储“利器”,在今年严监管态势下日趋规范。在监管屡次表态互联网存款导致无证驾驶、扰乱存款利率市场、突破地域限制、流动性隐患突出、资产端风险增加、对中小行流动性管理带来挑战等问题之后,互联网存款也停止新增发行、明显收缩。

这之中,尤其是不少中小银行,每逢年终揽储竞争激烈,今年压力可能尤其大。“监管合规要求加强,加上普通存款对投资者吸引力下降,当下银行揽储压力未减。”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杨慧敏认为,市场上利率水平基本平稳,但是“实则竞争激烈,银行内部考核压力大”。

以互联网存款产品为例,券商中国记者此前曾对11家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的存款类产品不完全统计,由城商行、民营银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发行的产品数量合计占比近9成;产品期限以3-5年居多。存取便捷、相对高息等产品特征,加上互联网平台流量作用,一度让互联网存款类产品成为中小银行尤其是民营银行揽储利器,有民营银行2019年存款规模翻番。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部分银行、局部辖区内的市场规范动作,对银行体系流动性冲击或有限。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以互联网存款理财为例,相关银行存款规模占比只有4.1%,“体量多较小、存款规模占比不高;此外,多数银行同业市场参与度较低,叠加治理过程平稳有序,银行体系受到的流动性冲击相对有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6_365网址是多少 » 监管重拳!禁止银行与第三方网络平台合作揽存 已开展的立即终止